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走後,兩若天涯


轉身走後,彷如生死離別。從此,腳下的路便是如此的陌生。無時不刻的在牽掛,在回憶,在幻想著離開的背影。那背影就想夕陽般的晚霞,是那麼的瑪姬美容悲傷,是那麼的淒涼。有著夕陽的降落,再叫上天色轉晚的那寂靜。那時正存托著心情的最佳情景與時刻。夕陽的時的晚霞,悄悄的消逝去,想抓住它。但是不論你如何的去努力,不論你如何的去呐喊,不論你是如何的不舍得,它總是在你面前毫不留情離去,遠去。黑暗從此就佔據了你整個心靈,無限的湧出黑色的恐懼,黑色的憂傷,黑色的失落,黑色的無奈。

它就像是梨花,感覺曾經是那麼的純潔,飄著幽幽的香,讓你就很想用手撚著它。可惜,當你越是想抓緊,越是想抓牢,它就像是落花,不知無奈的凋落去。變成了殘花永遠不能再像那剛盛開的梨花純潔而幽香。一切就在這時都變了味。殘花,心碎,碎了相思的念頭,碎了美好的嚮往,碎了所有的誓言,碎了所有的約定,碎了走下去的勇氣,碎了所有的所有。

歲月是被滄桑給侵染成了斑駁,我的世界依然殘留著一絲絲那些歲月的你。而那往昔的過往,從此不再擱淺。猶如逝水般的流淌去,留也留不下,只能無奈的看著它慢慢的流去,走遠了都不知道。不過看著流水上躺著落花,清楚看著落花快速的流逝,心底湧出一陣陣的辛酸,待到落花遠去,方能欺騙自己,讓自己好受些。這相愛的誓言,就像是一個未知的深淵,讓我惶恐,讓我無路可逃。情深的處,找不出哪里可以依偎。依偎,那是多麼惆悵啊,多麼的冰涼啊。但這個時候,那過往的昔日,還是猶如十大酷刑一樣,麻木的懲罰著,猶如一把刀從把身上的肉一塊塊的割掉。痛,痛到沒有知覺,沒了知覺。

走後,只能用著文字來記下種種。文字就是傾訴的對象,它帶來曾經的溫柔,曾經的快樂,曾經的一切關於你的一切。它是美好的,可是從此在我的Maggie Beauty傾訴下,它不再那麼的幸福與快樂。它看起來是那麼讓人憂傷,帶走所有的快樂,帶來的確實無盡的悲痛。我將愛塵封,我將心門鎖上。總行間於文字裏,伴隨著文字封鎖一切外界的事物,躲在某個角落裏,念著那撥動人心的句子,讓心一股股的刺痛,或者這樣子能好受些。黑夜裏閉上眼睛,就怕就怕,睜開眼睛也怕也怕。閉上是黑暗,可睜開眼睛也是黑暗,到底該如何才好,從此永遠擺脫不了黑暗的侵染。

那就是痛苦與無奈並存的黑色夜晚。

四季來回重複,四個四季也是來回重複,習慣了十六個季節的重複也就麻木了。當失去那瞬間,你就懂那四個四季是多麼的美好。我仍然執念著你的柔情萬種,仍執念這你的那勾魂的眼神。現在,只能徒留在文字間的寂寞與孤獨。而你走後,就宛如獨剩那琵琶在那相思西湖上獨奏,是那麼的單調與惆悵,一根根弦聲狠狠的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撥動心靈。也是,月色遲暮煙沙半城上的悲涼,更是煙雨樓前青絲染鬢的寂寥。

一聲訣別,從此就這樣子永別,花落天涯,兩若天涯。從此路也孤單,也寂寥,也悲切,也難舍,縱使酒入腸斷,心肝悲碎了,破鏡難重圓。空空切切,一切將空蕩而去,是逝水也好,是落花也罷,一切的一切都已是往昔,只能回憶,只能思念。觸不到,摸不著,那就是空空如也;

一逝而去夕,吾將塵封之心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